关于偏执的思考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赣州卷烟厂 何文恺  更新日期:2020-07-24


    偏执甚至于极端,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好。一般来说,作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我们,习惯了一分为二地看待问题的辩证思维。可随着我了解很多在历史上有很大影响力的人物之后,我想,在思考的时候偏执一些,或许更利于我们独特观点的形成。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两位影响着西方美学至今的人物。柏拉图的世界里,美并不属于诗人也并不属于艺术者,他很坚定地提出了艺术有害论,贯彻毕生,在他的王国里,拒绝诗人进入。亚里士多德作为柏拉图的学生,在老师看问题的基础上肯定了艺术可以表达真实,在他的论著里处处都在维护诗人,肯定艺术的价值,赞扬艺术的美。柏拉图很执著于自己的观点,认为艺术就是有害的因此抨击艺术抵制诗歌。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则看问题更全面了。有趣的是,维护艺术的亚里士多德,他的著作读起来枯燥无味,毫无艺术的美感,像是一本使用说明书,而处处谴责艺术的柏拉图,他的对话就像是一首诗,是优雅的艺术品。毫无疑问柏拉图是执着到极端的,但是他的《会饮篇》至今仍然是学习西方美学的必读作品。

    恃才傲物的李白是偏执的,也正是他的狂,放开了兴象玲珑以抒情的盛唐气象,成就诗仙之名;公然抨击当朝文坛大宗苏轼的李清照也是偏执的,她的词应“别是一家”的理论极端到自己的词作都没能实践其理论,然而也正是这份对音律的偏执,成就她结一代清雅无双,举世衣冠齐望。

    是天才为偏执正了名,还是偏执成就了天才。或许我们在生活中也应该偶有偏执,引导我们思考得更加深远。

本文已被浏览 343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