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灾难中感受活着——读余华的《活着》有感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作者:文/顾呈波  更新日期:2020-04-09


    在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中,品读余华的《活着》,意义更甚。
    人生首先就得是活着,才能谈尊严、谈人性和道德。在《活着》中,作者描写了这样一位可谓人生跨度之大的人物福贵。他的一生,从阔少到逃兵、从娶妻生子到徒剩一头老牛相依相伴,他的经历波澜壮阔,跨越时代,跳跃式地生存,一生都在经受着生存的考验,连最基本的“活着”都是个问题。
    在历史大背景下,几乎所有的时代不幸都与他有关,当前流行的一句“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到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用在福贵身上再合适不过。他头顶着这座山,寸步维艰地朝着人生的目的地踯躅前行,一路上血淋淋的现实,不断撞击着这位普通农民的内心。挣扎、彷徨、痛苦一直困扰着他,让我们的内心也为之一怔,为之深深地感叹不已。
    是的,灾难无法改变。在福贵经历的那些历史特殊时期,单凭一个渺小如尘埃的农民根本无法抗衡。作者巧妙地运用娴熟的写法,完成了对这一历史背景的叙述交代,让读者自我评悟到其中的残酷现状,代入感十足。
    就如当下新冠疫情当中,通过展现一个场景、一个片段、一个小人物的真实状况,便能烘托出时代大背景,当下的现状就生生摆在了大家的眼前。而活着成为了每个人必须思考的大问题。
    固然,福贵的苦难一生有其自身的原因。他嗜赌如命,终于赌光了家业,造成一贫如洗惨境。但是当他奋起努力之时,却像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一样,命运时时与其开起了玩笑。不,是命运之舟已经身不由己地行驶出了港湾,漂泊在茫茫的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前路一片漆黑,福贵这样的小身板又如何能够应付得了?所以,他就只能任由命运之神的摆布,任由时代的列车把他送到他不太愿意的地方去。
    作者的愿望其实不是为了让人们感受诸如福贵这样的痛苦,这可以从他给小说人物的命名里看出来。福贵、家珍、凤霞、有庆,合在一起是多么喜庆幸福的一家子,偏偏人物的命运与其相差十万八千里!作者对于人物的命运描写采取反衬方式可谓别具匠心,充分表达了人们对生活的祝福和对人生的渴望。
    深处苦难当中的人们,只要永远怀着一颗向善向上的美好心灵,始终抱着不怨生活不怨天的拼搏精神,在任何灾难到来之时,欣然接受、坦然处之,就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正如作者所言: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与恶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里的老黑奴经历了一生的苦难,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是这首歌让作者决定写下《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
    看《活着》也让我们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活着,与高尚无关。

本文已被浏览 1,584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