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的传承

 

保护眼睛:   

字体 〗〖 关闭 Close    更新日期:2016-10-20

     工匠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精致细腻的美。

    位于南昌市墩子塘的南昌赣发绣展示中心,一幅幅精美绝伦的作品,将古色古香的展厅装饰得高雅别致。国画《虎》中,兽中之王从烟云氤氲中奔腾而出,既杀气腾腾又充满灵动;郎世宁的《百蝶图》,百只蝴蝶栩栩如生,或翩翩起舞,或驻留花蕊;乾隆御笔心经笔法圆润,遒劲飘逸……最令游客震惊的是,它们都是用头发丝绣上去的,千年不朽。

    此刻,这些作品的创作者正在东端的工作室埋头创作——光线明亮的窗边,陶永红手拈银针,神情专注地绣着一幅古装丽人图。绣绷一侧,累着几股染成或红或黄的发丝。而画像上的丽人,正是赣发绣第一代传承人——明代南昌宁王府娄妃。时光荏苒,从娄妃到陶永红,赣发绣已经传承了17代,500多年。

    发绣,顾名思义,以发丝作为绣线来绣制作品。自古以来,诗人们爱用“青丝”“银发”“霜鬓”等词语来寄托思绪,而心灵手巧的东方绣娘,则利用发丝的天然特性,一次次下针,将这些亘古的情感诉诸布帛,最终绣制出一件件巧夺天工的工艺佳作。

    “一件发绣作品的完成,要经过24道流程、62道工序。”陶永红停下手中的活,向记者解释着赣发绣如此惊艳的秘密:“从起初的选料、绷框、画稿,到植物漂染、配色、拼接发丝、筛选发丝,再到最后绣制图案等,每一道工序,每一次下针,都异常复杂精细。”

    选取底料时,要取密度高的真丝塔芙绸、胶制真丝做底料;绷框时,要用缝纫机打边后绷框;画稿时,要用2B铅笔画稿,小楷羊毫笔线描;漂染时,将选定的发丝用皂角芦荟等植物浸泡漂染,清水漂洗后,经烘干、整理、晾干备用;拼接发丝时,要用自制胶质体,待其七成干后进行拼接;筛选发丝时,要根据图案需要选择相应长短、粗细的发丝;绣制图案时,要等画稿上色后晾干,再用12号针绣制,期间可能用到的针法可达20多种……

    此外,刺绣还必须根据绣线的特点进行相对应的处理。比如,普通的线绣对底料没有特殊要求,而发绣则因为绣线是头发的缘故,必须选取密度高、压得实的底料;在拼接、漂染、绣制等过程中,要对头发进行反复严格的筛选和分类;发绣的配色必须在晴天的12点到13点之间,绣制人物要在11点到14点之间,因为不论是色彩线描还是脸部阴影的处理都对光线和气温等环境因素要求很高。

    陶永红告诉记者,肖像绣是发绣里要求最高也是最难的。为使肤色过渡自然,有时从脸部到脖子要过渡十几个颜色,仅一幅肖像就要配色达20多种。也因为肖像绣对技艺的要求极高,一名发绣者从初学到“开脸”(绣制肖像)要经过至少5年的学习。

    在当今时代,如何将这种精致细腻的美,传承并推广开来,使更多的人领略到赣发绣的文化魅力,陶永红自感责无旁贷。她不仅把传统技艺完整地继承下来,还积极地探求着技艺的创新之道:将“墨绣”拓展为“彩发绣”,研制出表现波浪动感的“涡纹针法”,开发胎发绣、真皮发绣等等。一次次的创新,留下一个个花苞,终让赣发绣姹紫嫣红开遍。

    传统技艺的传承,必须要让它融入现代生活。为此,陶永红努力地重拾、挖掘赣发绣蕴含的文化精神,让文化先行,逐渐感染市民,从而使之进入人们的现代生活。她创立的“情感系列”,便很好地诠释了细细的发丝承载着深厚绵长的人文情怀:“胎发绣”用新生宝宝的胎发绣制而成,寄托了父母对孩子的第一份祝福;“十八岁成人礼”更强化了少年人深切的成人感和责任意识;“结发夫妻”用夫妻双方的头发共同绣制而成,接续了自汉朝以来就有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离”的结发传统;“传家宝”则用老人的头发制成绣品作为永久的家谱传承。这四大“情感系列”,涵盖了一个人的一生和家庭乃至家族的世代延续,以易保存的头发为载体,帮助人们将珍贵的情感记忆长久传承。

    “传统是需要很长时间慢慢建造起来的,就算是很小的一步,也会在历史上留下确实的痕迹。”陶永红并不知道真正的巅峰在哪里,也许,她只是在重复着她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她的身上,却体现着真正的工匠精神——尊重和珍惜传统,并精益求精、永无止境。

 

来源:澳门新葡新京日报

本文已被浏览 13,927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